联合早报

徐瑾:软阶层社会 财富安全新面目


 新闻归类:观点评论 |  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4:34

亲爱的读者,您访问的是转码页

导致无法正常阅读全部内容。

请点击以下访问正常页面:

点击进入原网页

或复制如下内容到浏览器打开:

http://m.uzbzw.com/mon/keji/20180914/48960.html

·返回联合早报首页

·建议收藏《http://m.uzbzw.com》

徐瑾:宏观环境面临三十年未有大变局,贸易战或贬值等热门新闻并不最重要,核心在于实体经济利润率降低;公众应调整预期,照看财务安全。

每一年在媒体渲染中,似乎都是经济最困难一年,当最重要的节点到来之际,却容易在纷繁现象中遮蔽扭曲。我们或许正站这样一个经济社会双重变迁的路口,不少人却对风口的变化真正原因浑然不觉。

当下宏观经济环境可谓三十年未有之大变局,去杠杆、贸易战、人民币贬值等等新闻标题夺人眼目。从财富安全层面而言,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现象,当下核心问题在于中国经济结构最近十年发生重大演变。

表象的经济新闻背后,大众个体的命运随之沉浮,不论是社会阶层流动还是家庭财富变迁,都陡然生变。当社会变化,阶层流动开始放缓,进入软阶层时代之后,作为公众,理解真实发生的变化,是应对的前提。

从宏观层面而言,阶层流动受到收入不平等、贫富差距、技术变化、社会组织等变化的驱动。而在微观层面,我们之所以如此恐惧阶层停滞甚至下降,本身就在于,阶层在很多时候意味着权利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免于被伤害的权利。这种权利即使是相对的,却也是所有人拼尽全力去争取的,很多时候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下一代。

对个体而言,捍卫阶层,很多时候是在捍卫这种相对来说少于被伤害的权利。

阶层身份的决定因素中,财富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。随着中国实体经济创造利润的能力降低,家庭应该如何积累财富、如何保持财富,将会日渐成为一个新课题。去年以来,各地P2P爆雷新闻不断,凸显旧打法已经过时,家庭必须学会新的财富玩法。

在经典经济学中,经济学家有“货币是面纱”的说法,老百姓许多则觉得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可以分开,这实在是一种误解。我在《徐瑾经济人》公号中也多次强调,从本质上说,金融和实体一体两面。作为投资者,我们必须理解,金融产品最终的回报来源,乃是在于实体经济所创造的利润——如果源头逐渐变薄,终端自然也会变薄。

也正因此,透过金融,我们应该可以反观实体经济的另一面真相。近年来我们看到金融产品回报率逐步降低,而相应的风险却在升高,各类庞氏游戏在消亡,P2P产品纷纷暴雷。

这并不仅仅是金融产业的问题,而是暴露出中国的实体经济数创造利润能力在降低。原因何在?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长期的过度投资。尤其是在2008年四万亿之后,持续不断地实施天量投资刺激,资产存量上涨得非常快,而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却在下滑,导致资本产出效率的降低;而随着资本产出效率的降低,投资回报率必然降低,这两者之间是存在明确的数学关系。

投资回报率降低之后,投资回报率和资金成本之间差距出现了变化。不少研究指出,在2012年之前,中国的投资回报率远高于资金成本。在2005年、2006年,中国的投资回报率接近14%到16%,而资金成本只有5%到6%——这中间有巨大的差距,意味着从整体上而言投资有利可图,在这个阶段,企业急剧扩张是更为有利可图的战略。

然而,之后这些年中国投资回报率却出现了急剧持续的下滑,到2016年的时候大概只有4.5%左右,已经低于资金成本,这意味着投资者面对的游戏局面完全变化了。

热点关注新闻

延伸阅读推荐

本站联系方式:nanluecom@QQ.com
Copyright© 2016-2017 m.uzbzw.com
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